您好,欢迎访问大冶生活网 |注册 下载手机客户端

大冶市

更换城市
首页>> 自媒体频道>> 实时报道>> 头条>> 电视连续剧《青铜魂》剧本连载(四) 编剧:郑国需

热门资讯

电视连续剧《青铜魂》剧本连载(四) 编剧:郑国需

查看:50081作者:大冶生活网   2019-08-14 10:05

·

·

电视连续剧《青铜魂》剧本连载(四)

编剧:郑国需

·

·

第三集

·

浮立带回樊口事变的消息,震动了整个楚都丹阳。

楚兵加紧训练,高呼:“踏平樊国,为世子报仇!”、“捣向江东,开拓领土!”

士气高昂,人情激奋。

一山村小户,养猴人对其老婆说:“我们养的那么好猴儿,没想到送到樊国去闯了祸,唉,对不住国君和世子呀!”

他老婆回答:“是呀,过了几年好生活,恐怕又要动兵打仗了。”

养猴人系好猴儿说:“要打仗了我去,国家之事靠这些猴儿是不行的,还是靠人去争。”

他老婆:“你去打仗,我怎么办?”

养猴人:“你怎么办?有我,我打了胜仗,接你到江东去,说是那个地方很富,黄金盖顶,青铜铺路,到了江东我为你弄个铜马桶坐一坐,哈哈。”

在军营前有几个年轻人要入伍去打仗,有的手上拿着木棍竹矛。

楚宫。熊渠病倒在榻,他的夫人申后为他喂药。

申后流泪:“病成这个样子,一点浦品也没有,八十对熊掌全拿走了。”

熊渠:“唉,你这妇人之见。”

申后:“你总说妇人之见,常言说一罐药要备一罐汤,光吃药没有汤补上去,身子受得了吗?”

熊渠:“我虽有病,也无大碍,却是贝儿他——”

申后更哭:“莫说贝儿了,快想法儿去救他。”

宫女进来报:“上柱国爷爷和两位公子来了。”

熊渠推开药碗,申后扶他坐起,说:“快传进来。”

上柱国将军熊达和公子挚红、熊延三人进来。

熊渠:“叔父,军中情绪如何?”

熊达:“军民情绪很激昂。”

挚红:“父侯,浮立回来快一天了,加上他从樊口赶回,一共有五天时间了,应该赶快发兵救哥哥。”

熊延:“父侯,我算了一下,乘快马从丹阳到我楚国东部边界,一天半时间,再从边界领兵伐樊,途经庸、扬粤两国进樊口,大军行程即使无阻,也要五天时间,如果顺利,才能半月以后方能救出大哥,此事不能拖延。”

申后含泪欲滴:“是呵,你们得快点想法子去救贝儿。”

熊渠咳了一声:“你们以为我是铁石心肠吗?”

熊达:“我知道你做国君的难处,想的问题比我和他们多些。”

熊渠:“从浮立回来我想到现在,得一个结论,不能兴兵。”

熊延:“那么拖到什么时候?”

熊达:“延儿,听你父侯说。”

熊渠:“目前你们我和,不说君臣,就算一家,也是祖宗三代人。我说给你们听:现在巫贝未死,性命系在别人手上,马上兴兵伐樊,樊舒在临败以前必杀巫贝无疑,这非但救不了他,反而害了他,这是其一。”

熊达:“是这样,是这样,我也有此顾虑。”

熊渠:“樊国很富有,财路通神,一旦楚兵发起,他势必求救于邻国借兵自卫,打起仗来,楚国的对手不是一个国家,而是几个国家,这是其二。”

熊延又想插话,挚红阻止:“三弟,听父侯说,这是用兵方略。”

熊渠又说:“第三,我楚国离周王朝山高路远,别国每年进贡王朝,我们有时两年一贡,五年一贡,而且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好的贡品献给王室,周王朝几次想灭掉我楚国,去掉封爵,总是找不到借口,如果我们贸然兴兵伐樊,他们从西北方向来伐楚,我们腹背受敌,到时候恐怕亡的不是樊国,而是我们楚国了。这些道理你们懂么?”

熊渠一席话说得他们个个相顾,不知所答。

申后开言:“照君侯这么说,贝儿无救了?”

熊渠:“非也!”

熊达:“侄儿,我们一家人说话,你讲吧!”

熊渠:“叔父,你先明白就好,我想了很多,虽说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却也有点头绪来。”

挚红:“只要能早日救回哥哥,父侯快讲出来,我们遵命就是。”

熊渠:“首先立即派出使臣,去游说江汉各国,凡是同樊国有交谊的国家我们都派人去,不求他们支持,只求同情,稳住他们的口舌,以利于我们将来的行动。其次便请叔父亲自出马了。”

熊达:“有令则行,万死不辞。”

熊渠:“对于樊侯我们必须先礼后兵。带上我的简书去见樊侯,因猴乱之事先向他致歉。他若是一个聪明的国君,必然放回巫贝,那么就皆大欢喜了。”

熊达:“他若不放呢?”

熊渠:“你去樊国之前,先去申国,申侯与楚世代联姻,交谊深厚,向申侯借兵备用。若樊侯一意孤行,那只好动用武力了,但千万不能动本国兵马,这也是一种外交上的需要。”

熊达:“我去了以后会审时度势的。”

挚红、熊延等不得,齐说:“父侯,我们——?”

熊渠:“别急,有你们的事。我想你二人之中,留下一人为你叔祖暂时操行军务,你们不能都走光呵!另外把一人只身潜往樊国,去找那个青山林的地方,找到了你哥哥巫贝后,将他救出青山林回国。”

挚红、熊延回答:“愿去!”

熊渠:“只能去一个,挚红,你动吧,你叔祖要去申国和樊国,随时要裁决外交和军务,没有别人能代替他去,丹阳军营方面延儿你熟悉些,代叔祖管理。”

挚红、熊延:“是!”

熊渠:“借兵,用兵以及外交事宜有叔祖他老人家出面,孩儿的任务就只有一件了,只将哥救世主回便行,人员多了无用,我准备一人独往,秘密潜入樊国找到青山林。”

熊渠:“好,正合我意。带好黄金以及楚公子身份印证和国书,以防急用。”

熊达:“我这把楚风宝剑是楚国传国之宝,你也带上防身,自己去军营挑选一匹快马。”

挚红接剑:“谢叔祖。”

熊渠:“叔父,派人去王室和各国游说的事儿我办,你马上带人去申国。临走之前,加强东部兵力的调动,但愿不动武,万一动了武力,干脆将那产铜的南蛮未封地带占领过来,扩大我们的国土,使我国有自己的铜山、金山了。至于樊舒本人最好莫杀,让他活几天也许对我国更有利些。”

熊渠又说:“恐怕这件坏事会变成好事的,呵——哈哈,你们分头去办吧!”

青山林。

在森林茂密、山泉潺潺的一处有一座猴山,众多猴嘻游跳跃。另一块平地上围有麻网,内养有金丝猴,几个楚国养猴人牵着猴进行驯练,猴儿很不听话。

楚世子巫贝也在一旁学着养猴人的样子吆喝着,猴儿根本不理睬他,只管做怪相。

两座竹楼和泥墙糊的茅屋。竹片和柴禾围成一个小院。院中睛老人正在修整驯猴用的鞭子,他 就是樊国老养猴奴隶欧于。

院角树荫下有一个十五六风的美丽少女在编织筒裙上系腰的彩色麻织带子,竹竿上已挂着三只不同颜色的腰带,很是好看。这少女是欧于的小女儿欧春。

欧春一边织带子一边哼着歌儿:

喓喓叫的是草虫,

跃跃跳的是蚱蜢。

还没见到君子,

忧闷的心头冲冲,

也许是见到了他,

也许是遇合了他

我的心里就放松。

欧于:“春儿,你唱的什么,见到了谁呀?”

欧春:“爹,这不是我编的歌嘛,你笑什么?”

欧于:“那是谁编的歌这么好听吔?”

欧春:“我怎么知道哎,是姐姐教我唱的。姐姐她说这种歌是我们山里人编、山里人唱的,叫什么‘下里巴人’。”

欧于:“呵,下里巴人之歌,是蛮好听的。春儿,我年轻的时候听你妈说还有一种歌叫阳春白雪的你也会唱吗?”

欧春:“爹,你别提我妈好不好?”

欧于:“我不提,不该提,又惹你伤心了,再过几天是大人了,别哭了,噢!”

欧春:“我没哭嘛,有爹疼我也一样。”

欧于:“好了,你再唱唱,让爹高兴高兴。你会唱那阳春白雪的歌吗?”

欧春:“那歌儿我不会唱,会唱你也听不懂的。听姐姐说的那歌唱会么‘大王威武’呀、‘乾坤永固’呀呀的,我不喜欢唱。”

欧于:“那是不好听,还是唱下里巴人好。”

欧春:“好,我再唱一支给你听。”

欧春又唱道:

那树蔸边生葛藤

葛藤的那延长河

蔓延到了山 里。

叶子广布得密密

于是割了于是煮

或做细布或做粗布

穿上了它永厌恶

欧于:“这歌儿好听,细布、粗布,自己编织自己穿,永不厌恶,永不厌恶!比那乾坤永固好听多了。再唱一首给爹听。”

欧春:“爹,不唱了,人家楚世子在那边看我们笑哩。”

欧春忽叫:“哎,姐回了,姐打兔子回来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英姿焕发,手提两只野兔进院,抛下死兔,取下藤弓和竹箭,说:

“欧春,我老远就听见你又在唱歌。

欧春:“谁叫你教我唱呀,再说爹 喜欢听嘛。”

这姑娘又说:是我教你的,总不能没日没夜的哼唱呀,人家楚国世子会笑话的。”

巫贝忽然出现在竹院门:

“欧藜姑娘,你妹妹的歌唱得很好嘛,我也喜欢听的。

欧于:“呵,世子来了,进来玩一玩。”

欧春脸红:“欧藜莞尔一笑:“世子,让你见笑了。”

巫贝:“姑娘别这么说。我如今是落难之人,幸亏有欧于老伯和两个姑娘的关照,将来还不知如何报答呢!“

欧于:“世子言重了。你是贵人多磨难,我们是做奴隶的人,没有力量帮助世子,心中不安呀!”

巫贝:“老伯别折杀我了。樊国国君樊舒令我来管驯猴儿,我什么都不懂,不是老伯你用性命担保,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欧于:“这点小事别再提了,驯猴的事你莫耽心,有我和贵国的养猴人管,保证你两个月以后可以回楚国去。哎哟,你们玩,我去剥兔子,烧水去。”

巫贝走到欧春身旁对欧藜说:“欧姑娘,看你妹妹这编织手艺多不错,这围带真好看。”

欧藜:“是么,妹妹,送他一根。”

欧春:“送你一根可以,有一个条件。”

巫贝:“姑娘有什么条件?”

欧春:“我这围带每一根换一百个字,你昨天教我认的十个字我背得了,今天再教我十个,好吗?”

巫贝:“应该。你不送围带我,我也会教你认字的。只要你想学。”

欧春拍手:“那好,那好姐姐,我们一道来学。”


关注大冶生活网

会员打赏列表

文章回复

上传更多图片
copyright 2013-2113 dy07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冶生活网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大冶创意网络 鄂ICP备14007640号